发布于 

木子情书

木子,我唯一的信仰。

我对你说的不多,只一句喜欢。

写的这些,不是要你怎么样,只要记住我,足矣。

你,名竹。我喜欢叫你,个个。你说,这是只有你闺蜜才知道的小名,我心中窃喜,又多了一份缘。个个,只是我随心而说。看到了,便想了。就像我遇见你一样,见了,便喜欢了。

本并不迷信星座的我,也痴痴地查了你我的星座,结果,我们竟是??(你为金牛,我是摩羯)。我又想,你,便是我的那个期待已久的对的人了。梦里有时也会有你的影子,那是你我幸福的隐隐约约,就好像你和我已是恋人的那般幸福。梦醒,我也还清醒,知道,不管怎样,中间还有很长的距离。知道,现实是,你我的交际少之又少。又何来的交际?想于此,那抹心头的忧伤,又浮上来,又是淡淡的一天,伴着见你,却无能为力的忧伤。

转而便见你,也要佯作不想见的姿态。明明很喜欢,表现出的,好像不在意。其实,你的每个细微的动作,我铭记于心,不想辜负我喜欢你的心。却又怕旁人看出,小心怯怯的注意你,只用余光。这样谁也不知,谁也不晓,我在我的世界,信仰你,喜欢你。你就如,一位高高的神,我对你,只能仰望,也许唯一能做的就是将这份喜欢浅藏于心了。你要知道,其中,定会些许的煎熬。我总是这样,偶尔的欣喜,便是与你的,不算是接触的接触,就连这,我浑身都会发热,奇怪的感觉,也只有你能给了。

你,在他人眼中,不倾国倾城,不桃色花香;可是,你有一种十分特别的气质,让我第一次见你,便觉得你与这班中的众多女子不同,也就这点,深深的吸引了我。遇见你,我才发现原来喜欢一个人,容颜上不必太苛刻。气质,是骨子里的美了。你的气质,也是美到了我的骨髓里。只要见你,你的气质便毫不留情的将我控制,我也似得了绝症。年龄不大,未经历沧桑,已在你的面前,怕败下阵来。但是,这些的这些,你都不知,一切的一切,只有我。想来,我真是悲哀。我认认真真的经营自己的世界,孤独,不是享受,是一个人的忧伤。于是,想摆脱痛苦,就会产生对异性的喜欢。相互喜欢,尚好。如若不是,便是无尽的煎熬了,是没有解药的毒。她不爱我,人生的第一痛苦。最好不要如此,爱情要有,尽量将生命过的幸福,滋润。

我的故事,需要你来丰富。

你是一个有故事的女同学,你大气,又有小女子的气质。总能在你安静的背影里,看出活泼来。我最喜欢的,也就是你的那活泼,天然本真,有着洋河的风土人情。泼辣,太重。怎么形容,都有些不贴切。活泼,又太泛。怎样活泼?笑便大声笑,没有遮挡,不做雕饰(ps:笑得时候,还是比较不雅的),这点虽丑,我依旧喜欢。也应了那句,喜欢你,以及你的全部了。我之所以,喜欢活泼的女子,只因我也是活泼的。我总是带着童心看着这世间的诸多美好,越看越美。也不自觉得挑了你一个,拿来喜欢。我想用文字,记录我的美美的心情。文字虽美,却乏有故事。我的故事太少,关于爱情更是没有。文字的美,没有你来丰富,何谈?所以,写这,想邀你与我,享一段爱情佳话。近来看,想你该是不愿的。我不强求,你有他,我知道,忧伤于我,也是这剩下的时间了。我没有祝福你的大度,却只想如果无缘就渐渐将你忘了。这样,你也就在今年存在过我的文字里。我也不必那么忧伤了,多年以后,怕见你依旧难以坦然面对。分开,毕业,只是你在我记忆文字里的暂停。以后,再遇见,我一定还会如初的喜欢,脸红,心跳。我该如初,喜欢你。时间,隔离不了,这长久的相思。一切的一切,只是感情的暂停,会有再续的时候,或者留个时间斩断情丝,不想留下一生的遗憾。

你已有喜欢的人,尽管这是事实,我依旧不去相信。lsy吗?怎样。我有时候,就是痴痴的,尤其在爱情的方面。我不善和你交流,怪我没有勇气。主要是与你说话,不自然,紧张。我在努力。

2016年3月18日